去做,不要分心。做好了一件事,然后再 去做另一件

时间:2019-09-05 作者:admin 热度:
的人,只要下决心坐下来,很快就能养成习惯。这种人的毛病最轻, 最好治。
  至于平日工作、读书及其他生活上的具体安排,就跟大家一样,简直“乏善足述”。 如果再要勉强说上一点,那就是要抓紧时间,尽量不要浪费时间,能多做一些事情总比 少做一些事情好啊!但是,当着一件事情正在进行的时候,必须聚精会神把这件事做好, 特别是对于自己本职的工作,一定要集中精力去做,不要分心。做好了一件事,然后再 去做另一件事。
  至于手工业生产的特殊经验,过去的文字记载也都太简单了。虽然在几大套丛书中, 我们可以翻阅这类书籍几十本。可惜内容已经非常陈旧,往往经过了几百年的时间,没 有人加以修订和增补。以制糖工业为例,宋代的洪迈和王灼,各自编撰了一部《糖霜谱》, 从种甘蔗到制糖,都讲到了。“糖霜”是指的白糖,它在我国唐代以后才盛行,比红糖 的制法要复杂。无奈年代久远,这两部书与后来的许多经验相比,不能不显得落后了。 明代宋应星的《天工开物》中关于制糖的部分,也没有增加多少新内容。
  至于树木长得好坏,全看培育的方法是否符合植物学的原理。现在懂得植物学原理 的人,似乎很不少。但是,真正懂得实际运用的却不多,能把实际经验提炼为原理的就 更少。因此,有必要广泛地总结一些实际经验,来充实和提高这个专业的干部水平。我 们应该学习唐代的作家柳宗元,他写了《种树郭橐驼传》是人所共知的。其中有一段写 道:“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能顺木之天以致其性焉耳。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 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动勿虑,去不复成。其莳也若子,其置也若 弃,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长而已,非有能硕茂之也,不抑耗其实而已, 非有能蚤而蕃之也。”
  至于说,“此三者非所以养德也”。这句话更明显的是庄子假借圣人以宣传他的主 张。《天地篇》一开始就说:“古之君天下,无为也,天德而已矣。”又说:“无为为 之之谓天,无为言之之谓德。”又说:“通于天地者德也。”这些都是无为而治的思想 必然达到的逻辑结论。我们完全可以把华封三祝的思想内容,与庄子及其门徒的无为主 义区别开来,而决不能因此而忽略了华封三祝的某种积极的含义。
  至于说果实,据《本草纲目》列举它的疗效很广,比如说它能治阴痿和水肿,又能 益气、充饥、明目,久服不饥、不老、轻身。又说它能壮筋骨、助阳气、补虚劳、健腰 膝、益颜色。在这里应该提到晋代葛洪的《抱朴子》中有一段记载:“柠木实赤者服之,老者成少,令人彻视。道士梁须年七十,服之更少壮,到百四 十岁,能行及走马。”
  至于说在过去的思想批判和学术批判中,有些人不会正确地运用这个方法,以致发 生某些缺点或错误,恐怕也是难免的。我并不为那些可能发生过的缺点和错误辨解。但 是,不会运用批判的方法,追究原因,仍然是由于不了解批判的正确意义,对于批判有 了误解的缘故,不知你们以为如何?
  至于躺着看书等等,固然不必绝对反对,可是的确不应该当做正确的姿势。对于一 般健康的人来说,如果认真阅读重要的书籍,最好不要躺着。所谓“卧常可以作文”也 只能是思索文章的若干要点,或者是病人口授文章的内容而已。三国时代的曹操和唐代 的杨炯,虽然都是有杰出才能的,特别是作为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盈川,在儿童时期就被 称为神童,这两人可能有独异于常人之处,但是他们卧读的例子也仍然不足为训。
  至于我们现在提倡读书要用批判的眼光,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个主张古代的 读书人却没有胆量提出。古代只有一个没有机会读书的木匠,曾经有过类似这种思想的 萌芽。这个人就是齐国的轮扁。据《庄子》《天道篇》记载:“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 斫轮于堂下,释推凿而上,问桓公曰:敢问公之所读何言耶?公早:圣人之言也。曰: 圣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接着,轮扁还介 绍了他自己进行生产劳动的经验。他的话虽然不免有很大的片面性,他不该把一切所谓 “圣人”之言全部否定了;但是,他反对读古人的糟粕,强调要从生产劳动中去体会, 这一点却有独到的见地。
  至于五代时期蜀主王建诗中所谓“月冷江清过腊时,玉阶金瓦雪澌澌”。这里说的 “金瓦”是否真的用金子造的,谁也不能断定。但是,至少可以相信,它也决非普通的 屋瓦可比,也许是涂了泥金的,或者比泥金更为讲究。那么,这些不也够奢侈了吗?
  至于杨业的儿子杨延朗(后来改名为延昭)、孙子杨文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