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地告诉大家,两个提供消息的朋友今天晚上也来到了我身边,晚上好!兄弟们!”   “现在我特别要跟哈利

时间:2019-09-05 作者:admin 热度:
  “我知道什么?”
 
  “现在我们不能把它戴在身上了,让这个东西挂在脖子上会很奇怪,”罗恩说着,用手背擦干嘴巴。
  “现在我们待在这儿好了。”哈利说。
  “现在我们转移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李说,“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两个提供消息的朋友今天晚上也来到了我身边,晚上好!兄弟们!”
  “现在我特别要跟哈利?波特说句话。你总让你的朋友去送死而不肯亲自面对我。我会在禁林中等一个小时,如果时间到了你还没有来见我,还不来投降,那时我就亲自出手了,哈利?波特,我会找到你,我会惩罚每一个试图把你藏起来的男人女人或孩子。你只有一个小时!”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进去。”阿不福思说,“但你们应该知道,他们守住了所有秘密通道的出入口,墙外到处都是摄魂怪,据我得到的消息,学校里面还有日常的巡逻。那儿从来没被这么严密地把手过。斯内普负责里头的一切,还有卡卢斯兄弟做他的跟班,你们进去了又能做什么呢……好吧,那正是你想要的,不是么?你说你已经有死的觉悟了。”
  “想得太好了!”罗恩说道,对于赫敏所做的暗自佩服。
  “想都别想,” 在赫敏进一步想说什么之前罗恩对她吼道。
  “想喝点什么吗?别没精打采的,过来喝点。”
  “想想!”赫敏轻声说,“想想!他可能把那把剑放在哪里?”
  “想想丢掉了手指甲,哈利,这倒真的可以与我们所遭的罪相提并论啊,不是吗?”
  “想拥有长老魔杖的人,必须打败它的前任拥有者,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得到它”,谢农费里厄斯说,“当然,你肯定已经听说艾格博特是怎样在屠杀了艾玛里克之后得到长老魔杖的,而至于格德罗特在他的儿子——海尔沃德拿走了他的长老魔杖后,死在了他自己的地窖里。而当差劲的罗克西斯,从巴罗巴斯?迪沃瑞尔手中取走魔杖的时候,他又杀死了谁?长老魔杖的血腥记忆贯穿了整部巫师历史。
  “——像他爸爸一样是个庸才,又傲慢自大,爱破坏规矩,爱出风头,鲁莽冲动——” 
  “消失了的东西会上哪儿去?”
  “小精灵的魔法和巫师的不同,不是吗?”罗恩说,“我是说,我们不能在霍格沃茨幻影移形,而他们却可以。”
  “小声点,”她旁边的一个男巫紧张地四处看了看;他桌上的一页书滑落到了地上。
  “小天狼……”
  “小天狼星从来都不在意那些垃圾——”
  “小天狼星的弟弟?”她轻声说。
  “小妖精,”罗恩轻声的说,“他在吊我们的胃口!”
  “校长!他们在森林里安营扎寨呢,那个泥巴种……”
  “携带魔杖的权利,”妖精静静地说,“巫师和妖精争夺了很久。”
  “谢农费里厄斯?洛夫古德,”他一边自我介绍着,一边把手伸向哈利,“我和我的女儿住在山上,所以,能够收到韦斯莱家的邀请实在是太棒了,而且,我想你应该认识我的女儿卢娜吧?”他转向罗恩补充说。
  “谢农费里厄斯?洛夫古德,卢娜的爸爸,我要去找他并跟他谈谈。”
  “谢农费里厄斯?洛夫古德,是我们朋友的父亲,”罗恩回答,并用警告的语气表明这里并不欢迎取笑谢农费里厄斯的言辞,那会被当作是一种挑衅的,“我们去跳舞吧。”他突然对赫敏说。
  “谢谢,”哈利说,接过一杯热茶。
  “谢谢,”哈利说。“非常感谢你。我们现在就离开,您好好休息吧。”
  “谢谢,”哈利说“真是太感谢了,你救了我们的命!”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