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了不少人啊!而且都是有颜色

时间:2019-09-16 作者:admin 热度:
古拉斯·哈吉。我通过电话在这里预定了房间。”鹰眼向柜台的金发女郎报出一个假名字,并抛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这家伙的脸庞长得颇有点像贝克汉姆,加上一口整齐的珍珠白牙,迷得那个女人瞪着他看了三秒钟才反应过来,慌忙低头在登记簿上寻找名字,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尼索他们几个人去的?什么时候回来?”小猫抓紧时间发问。可是希卡竟然已经有点儿清醒了,盯着小猫看,就是不张口说话。
  “你!……”看他一直不说正事,我急得双眼充血一使劲儿就要再冲过去,身后的神父和Redback被我带着拖出去三四米,吓得天才一下子跑到门口,扔过来一个大档案袋说道,“你别过来!别冲动!你看看这个!”
  “你?惨?嘿嘿!”屠夫阴笑起来,“你离惨还差得远呢!”  
  “你……”估计是迷药的缘故,两个人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张着嘴还要说话。我对小猫一歪头,她拿着电棒分别在两个人脖子上点了一下后,整个屋内就悄然无声了。
  “你……”医生看我的样子有些不忍地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只是挤出一句,“我在外面等你!一会儿你父亲就要下班了!”
  “你……你……不……得好死。”那个家伙痛得说不出话,只能从牙缝里挤了。
  “你按我传给你的东西设计一套说辞就可以了!”队长通过手机传给我一段文字,我粗粗瞄了一眼,上面的意思大概是我发现对方有危害到我的雇主的行为,所以才拔枪阻止,共开了七枪打中杀手,被击毙的对方掉下了楼,诸如之类的瞎话。
  “你把手雷丢掉好吗?那东西让我不舒服!”那名军官捂着脸站在远处指着我的手说道。
  “你别骗我了!”小猫绝望地继续做她的忏悔。
  “你别吓我,我胆小!”恶魔举起手作投降状。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一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我心里倒是颇为紧张,看了一眼身边地上的碎肉,想到一不小心就会和它们一样,我不由得握住了枪管。
  “你别吓着孩子!”父亲一把拉住母亲戳向我眉头的胳膊。
  “你别笑了,你的笑声比西伯利亚的寒流还冷。”医生拉了拉衣领一脸不敢领教的表情。
  “你不会想大白天在四面透风的房子里也来吧!”Redback总能让我吃惊。
  “你不想杀人可以退出啊!你不觉得厌倦吗?回到正常社会过平静的日子不好吗?”我奇怪快慢机和屠夫这样久经战火的人为什么一直在战场上徘徊。
  “你不应该过来!”我紧张地说道。恶魔走到我身边后,也看到了一地的小触发杆和小猫脚下的“小可爱”。              
  “你不应该听到我们的谈话,更不应该会汉语!”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道。说完我咬咬牙把心一横扣动了扳机,带着硝烟跳出枪膛的弹壳掉在了溅满女人鲜血和秽物的草地上。
  “你不知道什么叫北国安全局特种兵中心吗?”叫多拉夫的大胡子一张大圆脸笑得都快挤成包子了。
  “你从哪儿查出来的?”快慢机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你大腿上的疤是怎么来的?”
  “你的国籍是中国?”那名女子没有打断我们的谈话,翻着我的护照在那里登记记录,写了几行后,突然抬起头望了我一眼说道。
  “你的那个很会喝茶的同胞看来招惹了不少人啊!而且都是有颜色的家伙。”天才又指着两个出价的名字说,“这两个也是。”
  “你的朋友挺容易交的!”她根本不相信我的话,但也没有下手的意思了。
  “你的熟人?”我一边开枪一边问快慢机,远处的人影再一次停止了前进,不过这一次他们似乎知道我们的位置了,有两个狙击手调过头向我们这里开了两枪,有一枪打在了我面前的窗框上,溅起的木渣子带着雪花洒了我一头。
  “你的眼神很无情!也没什么,只是面……面相比较严肃!对,比较严肃!”袁飞华自知失言,赶紧补救道。
  “你的意思是说……”先锋马上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说用子弹冻住地雷?”小猫看着我晃动的子弹翻翻白眼,一脸“你白痴,这根本不可能”的表情,“你在开玩笑吗?”
  “你等一下。”电话被切线了,停了一下又开始提示接通声,没几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刑天,我是李明。”
  “你屌什么?老子想你死,你就得死!这几下是为了我哥哥!呸!”说完一脚踢在我脸上,然后扬长而去。              
  “你都没有听我说什么,想什么呢?”母亲一脸不满地看着我,指着一件价值不菲的西装说道。
  “你多长时间没回家了?”多普尔甘格夫在边上奇怪地问道。
  “你放手!我透不过气了,放手!”天才脸色发紫地掰着我的手呻吟道。
  “你放心吧!”天才拿着支票使劲亲了一口,“要不我给你们俩一人造一辆?装上防弹玻璃和7.62mm加特林机炮,就像詹姆士·邦德一样。”
  “你干了什么?你对他干什么了?”三个人着急地问道。
  “你干嘛?那是我的位置!”天才被我挤到副驾驶座,急了。
  “你干嘛报我外号?”我奇怪快慢机竟然抢话说。
  “你干嘛抢人家风头?看!小妮子生气了!”我钻进天才的车内把他挤到副驾驶座上。
  “你刚才怎么不坐飞机一起走?”我轻轻地点了一下她的伤处,她的脸上根本没有痛苦的表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