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这个?”Redback顺着我的

时间:2019-09-16 作者:admin 热度:
”Redback话音未落,孙风的车子竟然从一个小巷里冲了出来,带飞了两个行人后跳到了街面上。车屁股一摆,挡住了Redback的路。
  “你说吧!队长,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禁攥紧手中的箱子的提手。
  “你说了算!”天才收了线。
  “你说呢?”Redback咬牙切齿地一踩油门,车头重重地撞在前面的车尾上,巨大的冲击把我从坐椅上弹了起来,安全带又将我绷了回来。
  “你说呢?”我斜瞥了她一眼,伸手去够桌上的另一瓶伏特加,自从经历了在北国的冰天雪地的一番“熏陶”,我也爱上了这能要人命的烈酒。
  “你说什么?”我听到她的话,本来心里就很难受,火气一下蹿了上来,不自觉提高嗓门吼道。
  “你说什么?你怎么骂人?你凭什么骂我,买不起就买不起,还说什么喜欢阿曼尼,你买得下这个店我把脑袋输给你。”我还没说什么,那个销售小姐倒先尖叫起来。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当然相信他,因为他昨天已经从这里飞过一趟了。
  “你死我都不会死!”我们两个人对着电话就是一通骂。最后,我忍住兴奋问道,“说正事吧!”
  “你他妈的不要命了?我操你妈!”一句咒骂声传入了我的耳中。对母亲的侮辱更激发了我的疯狂,我无意识地一伸手,把出声的混蛋从车窗里拽了出来,使劲儿地摔在地上。那家伙“嗝”地一声就背过气去了,即使如此我也没有放过他,仍疯狂地在他身上乱踢,一面踢一面骂:“你说什么?你个王八蛋,你敢骂我妈!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你他妈的哪儿搞到的毒气弹?差点把我们都赔里面!”屠夫夺过狼人手里的无线电,劈头盖脸一通骂后才问道。
  “你他妈的少费话,面对现实吧!”恶魔扭过头一把捏住我的脸,眼含热泪地对我叫道。
  “你她妈的……”我刚想骂她,母亲拉住我说道:“不要骂人,小天,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礼貌了?”
  “你挺乐观的!”鹰眼无精打采地说道,“等你坐这破玩艺飞到美国的时候,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个样子,你可以经常回来看看他们的,只要你不待特别长的时间就可以了。”医生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看来是憋了很长时间了。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屠夫光着膀子搭个毛巾从背后走了过来。
  “你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听完Redback的“讲解”,袁飞华不解地看着我,“你完全没有必要解释这些给我听,我又不真的是你表弟,我们互不相识,我的生死仍操控在你手里。”              
  “你为什么要杀死田中志雄?”那个女人用冷漠的语气质问道。
  “你吸毒吗?”
  “你喜欢疯子?”
  “你喜欢这个?”Redback顺着我的眼神望去,看到了那件内衣,回过头送了一个“你很坏”的眼神,径自走向衣架,取下了那件内衣比划了两下,满意地点点头,对边上的店员说:“小姐麻烦你,这个款式给我拿件34E的。”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你想撤?”卡烈金一把抓住队长的领子,毫不退缩地顶着他的额头叫道,“他妈的!老子死的人更多,那又怎么样?军人就要服从命令。上面的命令就是天黑前要赶到公意村,那群王八蛋才不会管路上有什么,他们以为就是走大街。我他妈的又能怎么样?”说到最后卡烈金简直都是在尖叫了。
  “你小子不得好死!”
  “你休息一下,过一会儿我们再行动!”队长下令原地休息。我坐在草地上看着面前的蛇尸气就不打一处来,妈的!差点成了这混蛋的腹中餐。想到这里,我拔出刀子狠狠地将地上的蛇头剁成了肉酱。
  “你需要这个!”屠夫将镇静用的药用雪茄递到我鼻子下面,淡淡的药草味轻轻地飘进我的鼻孔。即使还没有点燃它,但似乎已经起到了镇静作用。
  “你也明白了。”快慢机向远处的大熊点了点头,然后扭过头看着我说,“杀手的脸永远都不会被你看到,更别说像达芬奇这样的高手了。”
  “你也听到了对方有大量专业的佣兵,我们伤亡很重。事实上,我们围困他们的人马并不多,如果调大队人马去打仗,就有可能被他们突围。而且,有情报说瓦尔德兰将要带领他手下的大队人马去救援哥达耶夫。我们时间紧急,从别的战线又调不出人手,所以,想让你们配合北国安全局特种兵中心的人马一起突入进去。”
  “你以为你和谁说话?我怎么会不知道。快慢机和刺客的枪都是一样的Usp match,膛线是同一个工匠拉出来的,刺客也把伤口和弹头掩饰过了,基本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只要说两把枪都是你的,有什么问题?”队长的话者刚落,快慢机已经从外面赶过来了,走到我近前递给我一把Usp match。
  “你有更好的主意?”骑士露出一副不得已而为之的表情。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杀手并威胁到你的雇主吗?”女人就像个法官,说话的感觉越来越不对了。
  “你有心了!妈的!我活着可不是为了和你斗嘴的。”我俯看着地面的景色。
  “你越来越像你哥了!”母亲微笑着说道。
  “你再装!我让你再装!”我一把抓住他打在我肚子上的拳头,扣紧他的脉门,一拳把他打飞了起来,然后骑到他身上,朝他脸上又是一阵狂砸,打得血水乱溅。我一边打一边冲着对面的人喊道:“我就不信你们不来救他,不来我就打死他。”说完又是一拳把这个特工的鼻子给打断了。
  “你在电话里不是说你出车祸了吗?你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母亲生气我骗她。  
  “你在开玩笑?牛仔可是从小玩枪,用20年才练出来的1/5秒的拔射速度,在世界上都排得上名次。我想一夕之间学会,有可能吗?”我对快慢机的调侃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为什么非要快到那种不是人的速度才行?我又不准备和人进行那种傻了吧叽的拔枪较量。只要能把人打死,我才不在乎用什么手段呢。”
  “你在云南出什么事了?出了事后你跑哪儿去了?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打电话的时候我听见你边上有很多的外国人,这又是怎么回事?别骗我,你妈我老了却不傻。”我一松闸门,母亲的问题劈头盖脸地就过来了,刚才慈母的形象荡然无存。
  “你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却从没有告诉我们,这就是愚弄我们,害我兄弟永远不能下地下床。看在你是我们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